在83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看来

 中国史     |      2019-12-25 22:43

图片 1

国际研讨会举行中外学者对话

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主办的第五届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年会暨“中国文化国际传播:话语体系与文化形象”国际研讨会11月28日、29日在京举办。本次研讨会共邀请了60余位海内外学者,他们分别来自历史、哲学、电影、文学、社会学等不同领域、不同学科。除了精彩的报告外,四个圆桌论坛围绕“自解与他读:文化创新的价值取向”、“自塑与他塑:文化传播的互动过程”等主题进行讨论,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学术交流与思想碰撞。

在83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看来,当前的中国文化处于一种“纠结状态”——既具有传承了两千多年的中华传统文化,也有明清以来开始传入中国并且现在仍在传入的西方文化,还有近百年的革命文化以及现代文化。四种文化的出发点完全不同,又同时存在于当代中国并各自拥有广泛的影响力。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如此复杂的文化纠结现象。这几种文化如何取舍,如何融合,从而形成具有当代中国特色的文化价值体系和文化价值理念,是中国文化能否走出去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因为当你向别人宣扬你的文化时,你首先要告诉人家你的文化到底是什么。”秦伯益说。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贾磊磊看来,尽管中国传统文化资源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但是我们不能就此认为中国传统文化资源会自然而然地转变成文化软实力,更不能指望他人理所当然接受我们的文化价值观。“中国传统文化如果不经过现代性的转化,永远不能转化成一种力量。中国文化需要国际化的表达,过去我们强调中国精神、中国气派、中国风格,我觉得还应该加上中国表达。”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彭吉象对此也有同感,他认为用现代的艺术语言体现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艺术走向世界的必由之路。以大陆、香港、台湾两岸三地的电影改革运动为例,共同特点都是用现代的电影语言体现中国的传统优秀文化。在他看来,这种语言是国际性的现代艺术语言,并没有区分成西方人的方式、中国人的方式。

“中国文化走出去之所以步履缓慢,是因为我们的文化整合尚未完成,优秀传统文化和当下文化尚未完成有机结合,因此在走出去之前‘先要做好自己’。”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周星教授表示。以电影为例,中国电影为了走出去盲目攀比模仿好莱坞,不仅没能让中国电影的文化内涵更加饱满,反而丢掉了曾经的文化风格和特色,其结果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外走,撞了南墙才回头”。

如何解决中国文化的纠结?中国文化如何做好自己?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黄会林提出“第三极文化”理论,试图构建起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基础,吸收世界各国优秀文化元素,区别于欧美文化的中国特色文化价值体系。她表示,“一带一路”是中国文化在历史上成功实施国际传播的经典路径,是中国文化对世界文化格局做出的独特贡献。